未来数据中心建设最优解

当数据中心遇见“积木”,大型数据中心建设“无忧”
摘要

今年2月,伴随着8大节点、10大数据中心集群的确立,“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启动。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当下,数据中心作为数字经济重要底层支撑,自然也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需要注意的是,为数字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的数据中心,现阶段依然无法摆脱高耗能的属性,其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让人“叹为观止”。因此,在全行业推进碳中和的过程中,数据中心义不容辞,而“模块化”的建设方式,可以为数据中心建设层面实现碳中和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数据中心规模化、集约化已是大势所趋

北京市政府早在2021年9月26日公布的《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21年版)》即规定,“北京市全市范围内禁止新建和扩建互联网数据服务、信息处理和存储支持服务中的数据中心(PUE1.4以下的除外),北京市中心城区和城市副中心一律禁止新建和扩建”;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在2021年6月4日印发《上海市互联网数据中心建设导则(2021版)》将全市在空间上划分为“适建区、禁止区、限制区”,“禁止区”(即上海市中环以内区域)不得新建IDC项目;广东省于2021年9月1日起实施的《广东省5G基站和数据中心总体布局规划(2021—2025年)》规定,“广州、深圳原则上只可新建中型及以下的数据中心,省内新建的超大型、大型、中型数据中心原则上布局至9个数据中心集聚区。”……

从相关政策不难看出,未来北上广深得一线城市将进一步收紧数据中心市场,优化产业布局,提高准入门槛。

相较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宁夏、甘肃、贵州等地则出台政策鼓励、引导数据中心集约化、规模化、绿色化发展。

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发布《关于促进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宁夏枢纽建设若干政策的意见》指出,要“构建新型算力体系,打造一流数据中心集群”;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推进“东数西算”工程建设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贵州)枢纽节点的实施意见》提出,推动数据中心向贵安新区集中,在贵安新区布局新建超大型、大型数据中心;甘肃省政府印发的《关于支持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甘肃)建设运营的若干措施》明确,要建立统一的算力资源监测、调配、管理和运营机制,构建以庆阳集群为主体的全省一体化算力供给体系,打造面向全国的算力保障基地………

综上,我国数据中心产业发展已呈现出“两极化”发展,即:一线城市边缘化,绿色化,整合优化产业资源;西部集群城市,规模化,越来越多的大型、超大型数据中心将拔地而起。

科智咨询最新报告指出,在数字经济带动下,IDC市场规模持续扩大;“新基建”、“碳中和碳达峰”、“东数西算”作为传统IDC产业发展三大重点政策,引导产业向集约化、绿色化、高效化转型发展。

从现阶段我国数据中心发展状况不难看出,数据中心集约化、规模化发展已是大势所趋。首先,集约化建设数据中心便于应用高效集中式制冷系统,从而提高制冷系统效率,降低制冷能耗,进一步降低数据中心总体PUE值;

其次,集约化数据中心易于构建可再生能源、余热和储能的能源综合利用系统,从而提高数据中心电能使用效率和可再生能源占比,促进数据中心绿色发展;

再次,集约化建设有助于数据中心通过资源整合和算力调度等手段对数据进行集中处理,提高数据中心上架率和算力使用率,从而减少算力资源浪费和闲置,推动绿色算力产业发展。

模块化成为未来数据中心建设的“最优解”

模块化数据中心是基于云计算的新一代数据中心部署形式,为了应对云计算、虚拟化、集中化、高密化等服务器发展的趋势,其采用模块化设计理念,最大程度的降低基础设施对机房环境的耦合。

数据中心趋向与集约化建设已是不争的事实,对于数据中心集群内大型、超大型的数据中心而言,在建设层面如果能采用“模块化”,工厂预制,现场组装的方式,在大幅缩短施工周期的同时,预制化的模式还可以有效减少数据中心建设过程中的碳排放,从而在建设层面推进数据中心碳中和进程。

从现有“模块化”模式来看,主要可以分为三类,即:集装箱式数据中心、微模块数据中心、仓储式数据中心。

集装箱式数据中心

集装箱式数据中心是三类模块化数据中心“起源”最早的一类,其前身可以追溯到2006年Sun的“黑盒子计划”。2006年10月,Sun公司提出为了针对需要快速、有效地部署“无人值守”数据中心的企业,其创新性提出将运算、存储及网络设备“打包”,放在“集装箱”内;2021年,IBM也推出了集装箱式数据中心相关产品,并于第28届Gartner数据中心大会上展示了名为“Portable Modular Data Centre(便携式模块化数据中心)”的集装箱数据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