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龙头陷财务造假质疑:员工年创利500万,月薪却不足千元

区块链龙头陷财务造假质疑:员工年创利500万,月薪却不足千元
摘要

10月底以来,受益于区块链顶层设计利好刺激,易见股份(600093)曾连续涨停,其股价已从12元/股附近飙升至20.81元/股的阶段新高。

高处不胜寒,易见股份虽因区块链概念爆火资本市场,但却也被质疑“财务造假”而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11月27日,有舆论质疑易见股份业绩增速、员工数量、薪酬水平,以及子公司经营状况等问题。当日晚间,上交所火速向易见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易见股份结合同行业情况,说明公司自开展相关业务以来营收和利润快速增长的原因和合理性等关键问题,并在12月4日以前以书面形式回复。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自2012年冷天辉入主易见股份后,该上市公司经营业绩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六年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最大增幅达到40倍之多。

进一步来看,易见股份经营状况堪属“异类”,旗下保理及信息服务业务毛利非常高,7%营业收入贡献了80%净利润;而实际上,易见股份净利主要来自两家子公司,两者均在非常短时间内“火箭式”创收。不仅如此,易见股份大客户变动很大,这与年报自述核心客户较为稳定描述不符。

令人不解的是,面对经营业绩如此之好的易见股份,其原控股股东却连续筹划套现退出计划。针对易见股份相关质疑,本报记者将持续跟踪报道。

转型供应链营收六年增40倍

易见股份的前身是禾嘉股份,2012年煤老板冷天辉仅斥资3.2亿的成本,便从四川禾嘉手中购得了23.57%的股份,之后又通过增发持股比例增加到38%;2017年4月,禾嘉股份正式更名为易见股份,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控股)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冷天辉则成为易见股份实际控制人。

据天眼查显示,九天控股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2.4亿元,冷天辉、冷天晴、冷丽芬分别持有51.04%、36.83%和12.13%的股权,主要从事水电开发、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装饰装潢工程等业务;此外,冷天辉旗下还实际控制云南工投集团动力配煤股份有限公司、云南省曲靖狮子山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云南图南矿业有限公司等煤矿资源类公司。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冷天辉入主初期,易见股份经营业绩并不惊艳,但在其后六年间,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最高增长约40倍。在这业绩巨变的背后,则是由冷天辉一手主导的业务板块调整转型。

据2018年年报披露,易见股份主要业务为供应链管理、商业保理业务,以及基于上市公司“易见区块”平台提供的信息技术服务。易见股份表示,2018年,上市公司稳定发展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加大业务转型力度,运用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深化向供应链金融科技转型。

区块链龙头陷财务造假质疑:员工年创利500万,月薪却不足千元

具体来看,易见股份供应链管理业务主要集中在控股子公司滇中供应链和全资子公司贵州供应链,业务模式是基于区域内具有强信用的核心企业,为其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提供供应链管理及服务。

2012年~2014年期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27亿元、3.88亿元和4.05亿元;净利润则分别是1994万元、5169万元和3543万元。转折点出现在2015年,易见股份营业收入直接同比飙升逾10倍,达到52.7亿元,净利润也冲高至3.35亿元;2016年~2018年,易见股份营收最高突破160亿元,净利润超过8亿元。

净利水平远超同类上市公司

此前,禾嘉股份原本主营农副产品的深加工、销售,以及机械阀门制造等,2014年上市公司实施定增募资48.48亿元,用于电商供应链管理平台和商业保理项目建设。

彼时,九天工贸(九天控股前身)和云南国企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滇中集团)分别出资20亿元认购;定增实施后,九天工贸、滇中集团持股比分别为36.57%、29.40%,为易见股份一二大股东。

通过2015年报,易见股份指出,当年8月使用募集资金对滇中供应链和滇中保理进行了增资,取得滇中供应链和滇中保理的控股权。报告期内,供应链业务和商业保理业务成为易见股份新的核心业务,更是上市公司业务收入和利润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其中,易见股份供应链管理业务完成营业收入48.14亿元,占营收总额91.33%,实现净利润1.25亿元;商业保理业务营业收入1.35亿元,实现净利润7510万元。

放眼A股上市公司,易见股份“亮丽业绩”更是尤为抢眼。其中,老牌供应链龙头怡亚通(002183)近年业绩连续下滑,2018年营收超过700亿元,但净利润却只有2亿元;上海钢联2018年营收达到961亿元,净利润也仅有1.21亿元;瑞茂通(600180)与易见股份类似,业务同样涉足煤炭供应链,但前者2018年营收381亿元,净利润则是4.75亿元,同比大降3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