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亚通“星链友店”打着“区块链”名义“拉人头”涉嫌传销!

星链友店大肆宣传的国资背景并不真实,且其以“供应链+互联网+区块链”为遮掩,设置拉人返现制度,诱惑投资者
摘要

深圳市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11月,注册资本212269.7819万元人民币,于2007年11月13日上市,法人周国辉。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有一百多条风险,还曾被行政处罚。在2021年8月以前,怡亚通由于高负债快速扩张,资产负债率高达80%,一度面临破产清算。同月,深圳国资委同意由深圳市投资控股公司分三笔注资帮助怡亚通纾困,怡亚通才慢慢走出债务泥潭。自此,深投控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怡亚通控股(母公司)持股数量下降变为第二大股东。

怡亚通“星链友店”打着“区块链”名义“拉人头”涉嫌传销!

来源:企查查

深圳市星链供应链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9月11日,注册资本1082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是陈方权,该公司属于批发企业。该公司在2021年因买卖合同纠纷案由被起诉。

星链友店在2021年3月19日,获得央企背景的中融国际信托Pre-A轮融资,融资金额1亿元人民币。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1月15日,主要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其前身是民企控股,现在属于股份制企业虽然经纬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是大股东,但实际控制企业还是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所以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是国企部分持股的民营企业。所以星链友店并不是货真价实的国资背景。

合伙人制度,消费即投资?

星链友店的合伙人们宣传:“星链友店运用‘供应链+互联网+区块链’模式将供应链云服务和资源赋能给个人,推动个人通过社交裂变和流量变现,并以通证的方式记录用户的贡献行为,打造一个消费者共享的通证电商平台。星链友店以“供应链+互联网+区块链”的产品结构,让用户既是消费者也是经营者。星链友店不仅让用户可共享平台运营红利,还激发了其个人价值回归,做到人人都是新零售领域中的参与者。”

怡亚通“星链友店”打着“区块链”名义“拉人头”涉嫌传销!

怡亚通“星链友店”打着“区块链”名义“拉人头”涉嫌传销!

怡亚通“星链友店”打着“区块链”名义“拉人头”涉嫌传销!

星链友店推广人分享的制度图片

根据星链友店推广人提供的制度:星链友店合伙人共有6个级别分别是银卡会员、专员、主管、经理、总监、副总裁。要加入星链友店需要先通过推广人员的推荐下载星链友店APP,在会员区自由消费380元成为银卡会员,拿平台全年毛利30%分红,此时每推荐一个银卡会员可以获得100元奖励以及大约4个星钻,间接推荐获得36个星钻。银卡会员推荐5人在星链友店消费380元成为银卡会员后,该银卡会员升级为专员,可以获得上一周星力值50%的奖励。成为专员后,其小市场产出5个专员后,该专员就升级为主管开始拿周薪300元至8000元,奖励2万星力值。成为主管后,其小市场产出5个主管后,该主管就升级为经理,周薪3000元至50000元(小市场要求周完成6单),奖励20万星力值。依次类推经理的下线有5个经理后,该经理升级为总监,周薪2万元至15万元(小市场完成新增10单),奖励200万星力值。小市场培养5个总监,可升级为副总裁,周薪20万元至80万元,奖励500万星力值。

周薪计算:星链友店平台拿出100%毛利润进行分配,主管、经理、总监、副总裁这4个级别分别拿18%拆分成三个6%,一是整个平台的6%,二是大区业绩的6%,三是小区业绩的6% ,也就是拿公司、大区以及小区的业绩配比分红。

根据星链友店推广人介绍,星链平台中包含两种形式的通证,分别为星力值和星钻。星力值是星链平台内的功能性记账单位用于记录用户对平台所做的贡献,总量无上限,随着平台发展而释放,用户可以通过平台内的挖矿行为获得星力值,星力值为用户个人所有,无法流转和买卖,主要用于按照定的汇率来兑换星钻。星钻是星链平台内的奖励型通证来连接和支持生态中的各个系统,是激励用户的重要工具,星钻总量100亿枚,上限恒定,永不增发,用户挖矿获得的星钻都是由星力值兑换而来,即通过挖矿获得星力值,再通过星力值获得星钻。星钻的挖矿机制为“贡献即挖矿”,星力值挖矿的途径主要包括:一、消费挖矿,消费者和商家在星链生态中进行消费后即可获得相应数量的星力值;二、营销挖矿,用户给星链平台做的营销推广行为获得星力值奖励;三、社交挖矿,用户提高在平台内的活跃度获得星力值奖励。

怡亚通“星链友店”打着“区块链”名义“拉人头”涉嫌传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