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83%佣金都花在配送上,但骑手也不赚钱,钱去哪里了?

疫情之下,餐饮商家与美团外卖的矛盾激化。 从2月份以来,广东、四川、河北等多省市的餐饮协会“逼宫”美团外卖,要求降低佣金、取消独家合作。有商家表示,新入驻平台甚至要
摘要

  疫情之下,餐饮商家与美团外卖的矛盾激化。

  从2月份以来,广东、四川、河北等多省市的餐饮协会“逼宫”美团外卖,要求降低佣金、取消独家合作。有商家表示,新入驻平台甚至要到了26%的分佣。

  平台方与商家虽然是利益共同体,商家赚不到,平台也赚不到,但在内部,实则也有“分赃”的问题,为什么会呈现这种情况,难道不能像其他行业渠道与商家一样,大家都赚到钱吗?比如手机行业,手机厂商给到门店足够多的利润提成,大家都赚钱,岂不美哉!

  这篇文章,我们尝试解读以下几个问题:

  1、美团外卖真的提高佣金了吗?

  2、涨佣金真的能解决美团的困局吗?

  3、美团外卖抽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4、能不能通过降本增效降低配送成本?

  5、同样是平台,美团为什么不能像阿里巴巴那样赚钱?

  6、抽20%的佣金对餐饮店来说意味着什么?

  7、为什么饿了么没有成为主要攻击对象?

  外卖平台的佣金真的高吗?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美团外卖对外公开表示,80%的商家佣金比例在10%-20%,这话不假。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平均佣金率12.6%。

美团外卖83%佣金都花在配送上,但骑手也不赚钱,钱去哪里了?

  但是,对普通商家而言,平均与自己并没有半毛钱关系。落到自己身上是20就是20,是26就是26,你能为平均数做贡献,但平均数无法为你做贡献。

  那些能拿到低佣金的,多半是大品牌,麦当劳、呷哺呷哺、海底捞、喜茶等等,他们本身体量大,又有自己的小程序、App,有筹码和美团谈判。普通商家则没有。

  这和线下购物中心是一个逻辑。购物中心以低价把星巴克、海底捞、优衣库等大品牌请进来,他们来了,商场有流量,有流量就能吸引普通商家入驻,靠普通商家的高租金、入门费去弥补收入。

  外卖平台也一样,需要品牌商家入驻,来吸引C端用户。有时为了独家,甚至会以涨佣金来要挟商家。

美团外卖83%佣金都花在配送上,但骑手也不赚钱,钱去哪里了?

  从这张表中可以看出,餐饮协会主要控诉的对象是美团外卖,为什么饿了么没有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呢?

  这与双方的市场份额有关。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Q3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达65.8%,远超饿了么。行业老大,自然更硬气。美团外卖推出独家合作制,商家只上美团外卖,佣金抽得低,美团外卖和饿了么都上,佣金高。佣金方面,美团外卖比饿了么高出3-5个点。饿了么没有独家要求,也是因为老二的原因,没有这实力。 

  那么,能成为疫情下双方的主要矛盾,这20%的抽成对餐饮商家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们从餐饮店的成本与收入结构可以看出。

  通常一家餐饮店,原材料成本占营收的30-40%,人工占30%,房租占15-20%,各种损耗水电摊销约占5%,净利润只有5-20%。这个利润率差异很大,主要是看营收多少。人工、房租、摊销等都是固定的,营收越高,利润率就越高。

美团外卖83%佣金都花在配送上,但骑手也不赚钱,钱去哪里了?

  假设一家店全靠外卖,扣20个点,只能是亏本。纯外卖店是通过降房租和人工实现利润为正,是另一种情况。大多数连锁品牌为了保住利润,会把外卖占比控制在30%以内。这个分成被平摊后,门店也能赚钱。差一点的店也将就能过,虽然商家苦平台久矣,但中国人一向是能忍则忍。问题是疫情期,堂食几乎没有,全靠外卖,还成了卖一单亏一单,过不下去了,面临着倒闭。

  于是只能把矛头指向美团外卖,谁让他是外卖界的老大呢。当然,也不排除是借机向平台施压,之前是想干一直没找到时机。

  另一边,美团外卖也叫苦,从外卖业务诞生以来,亏了5年,2019年才实现盈利,并且是微利,一单只赚2毛钱,为什么还这么多人搞我。

  从美团的财报也能看到,2019年外卖佣金收入496.47亿,餐饮骑手成本410.42亿,占到佣金收入的83%。

  佣金83%都花到配送上,为什么骑手却没赚到钱?

  可明明我们每次点外卖都是单独付配送费,有减免也是商家出钱,即使有补贴,平台方也不可能支出这么多吧?

  骑手每单能赚5-10块,其中顾客支付5块左右,平台补贴1-3块,如果配送费有减免,由商家支付。而平台每单抽佣最低标准就是5.5元,简单算一下,补贴给骑手的也没有占到83%。

美团外卖83%佣金都花在配送上,但骑手也不赚钱,钱去哪里了?

  而另一方面,骑手却也在哭诉,赚得太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