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演出还是出事了!疫情产生的“云演出”对行业未来的影响

现场演出还是出事了!疫情产生的“云演出”对行业未来的影响-现场演出,云演出,演出行业,疫情
摘要

  原本多位业内人士预测2020年是演出爆发的一年,却因疫情而受到了重创,在我们小心翼翼地推出线上演出、剧场恢复政策的时候,现场演出还是出事了!日本大阪音乐场馆出现感染病例,已有19人确诊,其中有4人观看的Umeda小型演唱会,演出3场共180人左右观看;澳大利亚作曲家布莱特·狄恩(Brett Dean)确诊感染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他曾在2月28日和3月1日,在台北音乐厅进行演出,同场演出的还包括台湾当地的团体。

  

  澳大利亚作曲家布莱特·狄恩

  在现场演出发现感染病例不得不说让人遗憾,同时也给我们提醒,剧场是人群聚集的高风险区域,不要因为侥幸而放松警惕。在疫情下,“云剧场”、“云演出”、“云艺术”等线上演出,成了众多演艺机构的应对之策。“线上演出”是否能给疫情中的演出行业带来一些生机?它们对传统的现场演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疫情结束后,这些“云演出”“云艺术”又将何去何从?这些由于新现象而产生的问题,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思考。

  “云技术”带来的新改变

  让制作变得更“简单”

  没有舞台灯光,没有现场观众,没有专业录音设备,节目嘉宾凭借一部手机在家里就可以参与节目录制。疫情导致大部分综艺节目无法在线下录制,但横空出世的“云录制”,不仅像及时雨一样救了急,也让很多文艺工作者和观众耳目一新。

  采用“云录制”模式,节目嘉宾、观众、节目工作人员虽然“天各一方”,但可以在虚拟的空间中一起工作,共同完成节目创作。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暴发后,除上述两档节目,还有《见字如面》《天天向上》《我是大明星》《王牌对王牌》《嘿!你在干嘛呢?》等近20档综艺节目采取了“云录制”的方式。可以说,在“云端”创作已经成为抗疫期间综艺节目制作的主要方式。

  相较于线下录制,“云录制”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快捷高效,但“云录制”对技术的要求较高,远程沟通的成本也会增加,但省下了场地和时间成本,整体而言,“云录制”让综艺节目的制作成本大大降低。

  

  演出团体SNH48在虹口区星梦剧院举办了一场零观众的“云演出”

  除了综艺节目,舞台艺术、音乐会等不少艺术形式,也在抗疫期间开启了“云端创作模式”。日前,京剧《光绪之死》的演员拉了一个群,并开启视频群聊功能,在群里进行排练。每天下午两点到四五点,演员们开始“云坐排”——在群里一起对台词,导演会在群里逐字逐句地进行指导,鼓师参与记录。大型民族管弦乐《中轴》近日也在网上举办了远程策划会,其音乐总监叶小纲等主创人员分布在西安、成都、武汉、北京等地,但在网上讨论得非常热闹,“一上线就开始工作,一点时间都不浪费”。

  在“云端”进行创作,虽然是文艺机构和艺术家们的无奈之举,但不得不说,这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文艺创作流程的创新,大大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让艺术创作变得更加“简单”。

  把艺术带到你身边

  疫情把大家“困”在了家中,但艺术却来到了我们身边。技术的进步,降低了文艺创作、作品发布传播以及艺术接触的门槛,让文艺作品空前丰富,让群众享受艺术服务空前便捷。所以,这次居家抗疫期间,每个人仅凭一部手机,就可以看电影、看展览、看戏、听音乐,日子有趣得多。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全国各大博物馆、美术馆纷纷选择临时闭馆,而“云展览”也同步开展,展品更多,场景则更丰富。比如,故宫博物院推出了“VR故宫”“全景故宫”“云”游故宫观展;敦煌研究院推出了“云游敦煌”系列展。“云展览”展示的不仅是藏品的图片,更是一种新的观展体验。

  

  线上VR展

  传统的文化艺术,之所以有些小众,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传播渠道有限。互联网及云技术的出现,为文艺作品开辟了无限的传播空间和传播渠道,从而大大刺激了文艺生产力。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疫情暴发后,各种抗疫主题的美术作品、书法作品、剪纸作品、音乐作品以及各种诗歌、快板、短视频等呈现井喷之势,只要有一部手机,几乎人人都可以从事文艺创作并“发表”自己的作品。这些文艺作品的质量如何暂且不论,但由此带来的艺术民主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场面,却是不争的事实。

  为行业带来新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