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下的2月份信贷:消费金融收缩与公司信贷增长

疫情影响下的2月份信贷:消费金融收缩与公司信贷增长
摘要

事件:

    2020 年3 月11 日,央行公布2020 年2 月金融数据,当月新增人民币信贷9057 亿,新增社融规模8554 亿,广义货币(M2)增长8.8%,狭义货币(M1)增速4.8%。

    点评:

    1、2 月份新增信贷符合预期,新增社融低于预期2 月份新增人民币信贷9057 亿,同比多增199 亿,符合预期。结构上:(1)企业贷款增长1.13 万亿,前2 月对公贷款增长显著,其中企业短期贷款增长明显,逾6500 亿,主要与抗疫领域支持金融支持政策有关,票据融资新增634亿;(2)居民贷款减少4133 亿,其中居民短期贷款大幅减少4504 亿,为连续两个月负增长,居民中长期贷款基本持平;(3)对非银机构融资增加1786亿。

    2 月份新增社融8554 亿,显著低于市场预期,也低于我们预期。出入较大的项目分别是:(1)对非银贷款增长拉低了社融口径下信贷,2 月份非银贷款新增较多,导致社融口径新增人民币信贷7202 亿;(2)未贴现票据规模大幅度负增长3961 亿,贴现与未贴现票据合计负增长3318 亿;(3)政府债券规模新增1824 亿,低于市场预估。考虑财政部统计数据显示2 月份新发行地方政府债券4379 亿,其中发行一般债券2029 亿,发行专项债2350 亿;国债1950 亿。估计财政部门与央行统计口径差异主要是2 月末政府债券集中发行,发行日、缴款日与托管日差异所致,央行对此部分统计数据会体现在3 月份。

    综合看,2 月份金融数据表现与疫情影响高度相关,既有疫情对经济负面冲击在金融领域的映射,也有逆周期调节与定向支持力度加大带来的影响。

    2、疫情对信用体系形成的负面影响

    2 月份金融数据至少在三个方面反映出疫情的负面冲击:

    2.1、居民端出现信用收缩迹象

    2 月份居民存贷款均出现负增长,居民端信用体系呈现收缩迹象,这从侧面反映了疫情对于居民生产消费活动的巨大影响。1~2 月份,以信用卡、综合消费信贷为代表的居民短期消费类贷款连续负增长,3 月份能否有效恢复仍需观察,居民中长期贷款虽然维持正增长,但若剔除新增经营性贷款,预计按揭贷款增长压力也较为突出。

    我们同步观测到短期消费类信贷风险出现上行压力,居民端一方面信用缩表、另一方面风险上行叠加(主要受疫情影响部分生产活动中断或受阻,进而影响居民收入稳定性),提醒我们需进一步关注长尾居民客户的财务健壮性,以及抓紧推动复工复产对于改善居民收入的现实意义。

    2.2、小微企业活动明显受限

    票据融资在小微企业经营中扮演重要角色,目前票据融资约7 成提供给中小企业。春节前,小微企业在供应链体系中应收应付安排通过票据流转,但节后小微企业自身资金面偏紧,经营活动趋缓,故增加贴现。(贴现+未贴现)负增长与2 月份企业复工较慢,供应链体系不稳定相关度较大,在疫情严重时期票据使用量大幅下降,小微企业经营活动受疫情影响而明显受限。

    2.3、充裕流动性部分淤积

    2 月份流动性体系持续宽松,央行春节后5 周之内合计较去年少回收流动性7800 亿,再叠加央行专项再贷款、再贴现定向支持安排;积极的财政政策支持抗疫投放较多,使得2 月份资金价格快速下行,2 月份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1.81%,比1 月份低27BP。流动性宽松局面下,信贷体系供给偏松与需求偏弱形成矛盾,资金部分淤积于银行间市场,银行体系对非银体系贷款增加近2000 亿。

    3、动态对冲政策对“稳信用”起到积极作用

    疫情发生以来,各级监管部门出台了大量支持性举措用以稳定经济,货币政策上一方面维持流动性格局宽松,另一方面加大定向结构性支持,对于“稳信用”起到了积极效果。

    3.1、对公贷款多增,大型银行“头雁”作用尽显对公信贷方面,1~2 月份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3.99 万亿,同比多增5800 亿。

    2 月份在实体经济活动放缓,需求偏弱的情况下对公贷款仍然保持了较好增长态势,其中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发挥了决定性力量。对公信贷投放较好的行业主要是:与抗击疫情相关的医药卫生领域、基建、房地产领域以及受疫情影响较小或受益于非接触式经济的5G、AI、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重点产业。对公贷款2 月份增长建立在1 月份高增长基础之上,凸显对公领域信贷投放具有一定灵活度,配合专项债发行、特定领域专项贷款额度而进行的政策性投放较多。

    3.2、低资金价格促进企业债券融资大幅增长

    2 月份,较低的资金价格、以及债券审批效率提升,促进各类债券发行,企业类债券融资规模近4000 亿。企业债券发行提速提升了企业资金可得性。

    但是也需要注意,2 月份以来的流动性宽松部分淤积于银行间市场,部分资金空转;企业债券定价下行更多是对于大型银行融资成本的缓解。但银行体系才是服务小微企业,提供普惠金融的主力军,当前资金市场低价格向存款市场传导受阻,一般性存款定价仍具有上行压力,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不畅,通过数量工具放水对于推动更大程度上支持小微企业,不如利率工具更为直接。

    4、春节错位叠加央行定向调控助力货币供给增速回暖

    2 月M0 同比增长10.9%,M1 同比增长4.8%。由于今年春节位于1 月下旬,受春节错位、年终奖发放、居民取现等因素影响,部分企业活期存款转换至居民储蓄存款,导致1 月零售存款大幅增长4.2 万亿元,对公存款下降1.6万亿元,在此情况下M1 增速降至0。进入2 月份,现金回流使得M0 规模下降约5000 亿元,但在春节错位影响下(去年2 月M0 下降约8000 亿元),M0 同比增速反而提升至10.9%。同时,随着节后银行资产投放逐步恢复、月末集中投放以及央行出台专项再贷款等定向调控政策助力信用回暖,M1同比增长趋于改善,不过考虑到疫情期间房地产销售和居民消费依然较弱,会影响储蓄存款向对公存款的迁徙速度,2 月零售存款仅下降1200 亿元,对公存款增长2840 亿元,使得M1 增速回升幅度比较有限。

    2 月M2 同比增长8.8%,较1 月提升0.4 个百分点。究其原因主要有四:一是2019 年2 月份M2 存量规模基数较低;二是2 月新增人民币贷款9057亿元,对M2 形成正向贡献;三是国家税务总局将2 月例行缴税时点推迟至2 月28 日与财政支出时点基本重合,缴税对2 月流动性影响较小。同时,2月并非传统缴税大月,使得2 月财政存款仅新增208 亿元,对M2 的拖累小。

    5、预计一季度新增信贷6 万亿,贷款增速12%

    展望3 月份,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同时考虑到央行MPA 考核,我们认为3 月份新增信贷能够维持平稳增长,对公领域基建、房地产融资恢复相对确定,零售领域按揭信贷维持平稳,信用卡等消费类信贷料暂难以有效复苏。

    去年3 月份新增信贷1.69 万亿,我们认为今年3 月份新增信贷不低于此,一季度全季预计新增信贷6 万亿左右,人民币贷款增速为12%。

    6、风险提示:

    经济下行压力超预期加大,银行资产质量改善不如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