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树节“新生”以法的名义拥抱绿色

植树节“新生”以法的名义拥抱绿色 ■本报记者 张文静 今天是第42个植树节。 在支付宝的蚂蚁森林,你每天步行18000步,就可以收获296g能量;线上购买电影票,可以得到180g能量;阅
摘要


 
植树节“新生”以法的名义拥抱绿色  
 

植树节“新生”以法的名义拥抱绿色

■本报记者 张文静

今天是第42个植树节。

在支付宝的“蚂蚁森林”,你每天步行18000步,就可以收获296g能量;线上购买电影票,可以得到180g能量;阅读电子书,可以获得150g能量。能量累积到17900g,你就可以认养一棵梭梭树,由“蚂蚁森林”项目将它种植在需要它的地方。

从现场植树到网络植树,公民参与植树造林的方式经历了哪些变化?从今年7月1日起,“植树节入法”开始施行。我们又该如何进一步推动公众参与到绿化环境、保护生态中来?针对相关问题,《中国科学报》采访了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文明研究院院长林震。

《中国科学报》:植树节设立以来,公众参与植树的方式经历了怎样的变迁?

林震:今年3月12日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42个植树节。1979年2月,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决定将每年3月12日定为植树节。1981年12月,第五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义务植树从此成为公民必须履行的一项义务。

一般意义上的公众参与,指的是公众义务植树或参与其他保护生态的活动。40多年来,这种参与的方式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最初,我们更多的是被组织到现场植树。上世纪80年代,我国还有很多荒地荒山,比如北京的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大部分是那时通过植树活动绿化起来的。到了后来,适合植树的地方越来越少。上世纪90年代以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起来,可以以资代劳,就产生了通过捐款来植树的方式。新世纪以来,义务植树的方式更加多样化,比如购买森林碳汇等。

近年来,随着信息革命和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义务植树兴起,公众参与植树更加便捷、智能和精准。2019年,“蚂蚁森林”项目获得了联合国最高环保荣誉——“地球卫士奖”和应对气候变化最高奖——“灯塔奖”。未来,如果能结合区块链等新技术,大家就可以对自己认养认种的树随时进行精确定位和跟踪监督。这是很好的方式。

2017年,全国绿化委员会制定出台了《全民义务植树尽责形式管理办法(试行)》,规定了八大类共50多种尽责形式和折算标准,可谓与时俱进。

《中国科学报》:除了参与植树等活动,植树造林的公众参与还有哪些内涵?

林震:从政治学的意义上来说,在治理现代化的背景下,公众参与应该贯穿到国家的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一系列过程中来。

我们现在讲开门立法,要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建立公众参与讨论和制定法律的渠道,最近关于《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的讨论和推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制定后还要更好地落实到实践中。在这个过程中,公众一方面是公共管理的对象、履行法律政策的主体,另一方面也要作为公民来监督各级政府对法律和公共政策的执行。

当前,我国正在不断推进治理现代化,公众参与的渠道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公开透明。同时,义务植树的内涵也被拓展到整个生态文明建设上来。公众需要更好地意识到,保护生态不仅是自己的义务,实际上更是一种权利。

《中国科学报》:2019年12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将“每年三月十二日为植树节”写入法中,自2020年7月1日起施行。植树节入法将产生什么影响?

林震:从法律位阶上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是生态文明领域的一个基本法。植树节入法,应该说是非常给力的,它能更好地为各级政府和每个公民通过各种形式履行植树造林的法定义务提供法律保障。

森林法中不仅规定了“植树造林、保护森林,是公民应尽的义务”,也规定了“各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开展全民义务植树活动”“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森林资源保护的宣传教育和知识普及工作,鼓励和支持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新闻媒体、林业企业事业单位、志愿者等开展森林资源保护宣传活动”。政府一方面要督促公众履职尽责,另一方面更要提供相应的便利条件,创新和保障公众参与植树造林的多种形式,这也是对服务型政府建设的促进。

《中国科学报》:政府应进一步为公民参与植树造林提供便利和保障,当下应重点推进的是什么?

中国IDC资讯网,是IDC产业最具权威性新闻报道中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报道云计算、数据中心、大数据技术应用、云信息安全、IDC服务商,IDC机房,IDC行业分析、IDC主机托管等行情资讯。
Copyright © 2012-2019 IDC311.COM. IDC资讯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