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后,我的老板成了“李佳琦”和“薇娅”

为了自救,创始人们想尽一切办法,亲自上阵直播带货成为手段之一。孙春来认为,创始人要真敢出来,就要准备好
摘要

导语:为了自救,创始人们想尽一切办法,亲自上阵直播带货成为手段之一。孙春来认为,创始人要真敢出来,就要准备好面对别人的辱骂与嘲笑,要是一吵架就把手机扔了趴床上哭起来,就不是创始人了。

为了自救,创始人们想尽一切办法,亲自上阵直播带货成为手段之一。孙春来认为,创始人要真敢出来,就要准备好面对别人的辱骂与嘲笑,要是一吵架就把手机扔了趴床上哭起来,就不是创始人了。

百万CEO进直播间,已经成为疫情期直播界的一道奇观。

受疫情影响,绝大多数to C类项目销售遇阻,线下收入几乎全部归零。为了自救,创始人们想尽一切办法,亲自上阵直播带货成为手段之一。他们没有网红脸,不擅长讲段子,对于直播的规则、诀窍可能也都一窍不通。

这道奇观的背后,是创业者直播带货能力的进化。

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成为这段时间最有名的“创始人主播”,他直播2个小时带货40万元,相当于一个一线城市门店俩月的销量。疫情中,林清轩全体员工All in 线上,销量达到了同期的145%。

榴莲食品品牌榴莲西施创始人施威直播后,网店销量同比增长了300%,还帮助公司获得了200个区域分销商。直播卖货的体验甚至让她发现了自己的另一个可能性,她希望将自己打造成为公司品牌的超级IP。

互联网珠宝品牌搜饰盒在疫情期间,5家线下门店暂停营业,直接损失数百万元。创始人林朝晖也选择了在直播间卖珠宝,珠宝故事和设计师理念他都能信手拈来,绘声绘色讲述一番。虽然只有1700多观众,一次直播却带货10万元。

有人说,不会带货的创始人,不是好创始人。虽然不能以偏概全,但正如一位创始人所言,在疫情期间,创始人亲自上阵,更多的是想要表现出一种与员工同渡难关的态度,同时最大程度地让品牌得到曝光,挺过疫情周期。

2小时卖货40万=1家一线门店2个月销量

采访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之前,他刚刚结束了人生第二次直播卖货。3月8日,孙来春主动发起,与红蜻蜓、妙可蓝多、莱绅通灵三家企业的创始人、董事长们,以及与两位明星共同组建了一个“直播天团”,合力抗击疫情,积极带货自救。

虽然是第二次直播,但是孙来春已快速蜕变成一名合格的主播,介绍产品、上链接、抽奖发福利等环节一切都做得有条不紊。

他与其他三位企业家连麦互动,互相打通粉丝群体,为彼此助力。孙来春感慨地说道:“中国企业现在都不容易,更需要相互鼓励,互相打气!”

因为上午时间段观众较少,并非直播的黄金时期,但孙来春依旧斗志满满,直播结束之后的数据统计给了他一个惊喜。直播最高峰是有近29000人观看,排到行业第十六,卖了超过15万元的货。

回味起这次直播,孙来春在言语中未见一丝倦态,仍兴致满满。“这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4位企业家一起来直播带货、连麦抽奖,互相喊着对方的产品大卖,参与进来的粉丝数量达到数十万人。在这个时候就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一群人相互在打气。”

其实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富有激情与干劲的企业家在一个月前还处于崩溃的边缘。这场疫情不光让创业公司们面临死亡危机,17年的老牌企业林清轩也是如此。

林清轩有75%的业绩来自于线下实体店。原本是销售“黄金周”的春节期间,157家门店歇业,业绩暴跌90%。此时不但要给2000名员工发工资,还要给商铺缴租金。

“每天一睁眼,就是100万的支出。”孙春来算了一笔账,当时公司账面上大概还有六七千万。按照这种的状况,公司只能支撑62天。

2003年5月,随着非典一同离去的,还有孙来春的化妆品代理公司。4个月后,他重新创立林清轩品牌。非典夺走了旧的,他开创了新的,但是这次,孙来春不愿意让疫情也带走林清轩。

大年初七当天,从傍晚6:00到夜里11:30,他一直在书桌前思考,分析了林清轩当前情况后,决定转战线上。通过“钉钉+手淘”等数字化模式,将线下1600名导购、总部400员工全部搬到线上,转向在轻店铺、淘宝直播上卖货。

然而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切并不是一帆风顺。这些导购与美容师在自己的专业上面都是十分专业的,但是让她们去做直播就相当不适应。

“有一个小姑娘开播,就一个粉丝在看,估计也是她家里人,我进去之后才有两个人。当时这个小姑娘看到多一个观众后,眼睛都亮了,拼命地讲。”员工的工作态度给了孙来春很大的鼓励,他也决定身先士卒。

2月14日晚上7点半,年近50的孙来春盯着手机,准备开始他人生中第一场直播。看起来,桌子前面的他神态自若,但其实,直播前他紧张得连晚饭都吃不下,还连着上了好几趟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