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工人”们的示威:“996”的互联网公司,会重蹈“血汗工厂”的覆辙吗?

996制度伴随着中国科技公司完成了狂奔的10年,然而,在2021年科技公司从业者终于无法继续忍受,并亲手开启了一场
摘要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 张文扬 田进 3月26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出现在GitHub上,项目页面内的域名指向一个玫红色的页面:“工作996.生病ICU”,在这个页面上还附有一份实行996制度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黑名单。

GitHub是一个开源代码的托管平台,同时也是程序员集中的网络社区,他们中的大部分正在经历一种被称为“996”工作制度,在这种制度之下他们需要每天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

996制度伴随着中国科技公司完成了狂奔的10年,然而,在2021年科技公司从业者终于无法继续忍受,并亲手开启了一场玫红色的“温和示威”。

反对者们来自程序员——大开间的办公室、笔记本电脑、午后的咖啡,尽管在很多人眼里,这个群体看起来很精英,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点向高科技领域转移,他们也逐渐被认为是拥有智力和专业性的高科技产业线上的“工人”。

在这一点上,他们与此前中国东南部省份工厂工人并无区别,在经历了2021年的诸多事件后,后者甚至更早的开始享受到合理的工作时长。巧合的是,在此之间,这两个行业经历过一次剧烈的变动——经济形势的变化让此前涌入互联网领域的资金变得更加理智,也更少了,而诸多的裁员事件也不断挑动着从业者的情绪。

目前,关于996的争议已经从互联网公司蔓延到各行各业,一场效率和成本的博弈正在中国经济的版图中持续进行,并注定要形成新的平衡点,就像曾经广州、深圳的工厂中每日工作超过10个小时的流水线工人所经历的那样——尽管过程或许要温和得多。

“或许有一天,所有程序员们会换掉印有LOGO公司的文化衫,换上一件印有996LOGO的文化衫,当老板来到办公室的时候……这不是一种很强大的精神力量吗?”“反对996”许可证起草人阎晗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温和“示威”

阎晗和他的太太顾紫翚是“996.ICU”项目早期参与者。4月16日下午,两人在北京东城区一家酒店的房间内接受采访,当被问到“为什么要起草一些反996的许可协议时”,阎晗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答道:“我不认同现在很多大公司对于程序员的管理方式”。

这是“996.ICU”项目进入公众视野的第22天,3月26日,阎晗看到有人在GitHub上创建了一个“996.ICU”项目,阎晗是上海极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是很多程序员的管理者,也是GitHub的常客。

3月27日开始,除了速度飙升的加星指数外,他看到其他用户正在项目中添加劳动法、求职指南、甚至列出了一个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名单,上面包含华为、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京东、58同城等几十家公司。

到了29日,参与者们发现黑名单、白名单影响力还是有限的,对于如何示威,阎晗和其他参与者们陷入讨论,阎晗觉得不能单纯诉诸法律援助,毕竟大公司是强势方。通过讨论,他们认为只有制定行业标准以及社区性的规范,才能构成对外的影响力。

“那就做一个开源软件的许可证,基于开源的全球历史背景,和程序员之间的文化,这样表达主张可以说更旗帜鲜明,只要程序员看到几乎都会明白”,3月31日当晚,他和太太决定连夜起草并发布了一项“反对996”许可证(Anti-996License),作为项目的核心内容,它以求表达这样一个含义:告诉已被列入996名单的公司,如果还继续这样的制度,那就再也不要用这些好的开源软件了。

“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以一种温和的方式示威,向强制施行996制度的公司,形成一种长期的、无声的威慑力”,阎晗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4月1日起,这一许可协议将“996.ICU”项目的关注度推向高潮,12日开始,马云、刘强东先后发声支持996——他们是黑名单上公司的董事长或者董事局主席,14日,《人民日报》发文称“崇尚奋斗,不等于强制996”。

“事件风向正在由争取劳动者权益,变成了集体性地反对大公司996制度”,这完全超出了阎晗的预期。几天后,有外媒从他太太在学术期刊留下的实名信息中联系到他们,要求采访。

要不要站出来?阎晗一开始很犹豫,在Github这个松散、匿名的程序员社区组织中,他们是为数不多实名公开接受采访的人。同时,他和太太顾紫翚是一对90后创业夫妻,现在公司正寻求新一轮融资。

但想到这是一件合法合规的事情,“既然是对的,我们没必要躲躲藏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