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厂,不说人话

我在大厂,不说人话
摘要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唐亚华 魏婕 王敏 周继凤 黎明 李秋涵

编辑 | 唐亚华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懂黑话!近日,张一鸣一段吐槽互联网黑话的发言引爆了舆论。

来源 / 网络

有人说,黑话代表的是企业文化和互联网精神,它也能让一个职场“小白”迅速蜕变成行业“老炮”。也正因此,互联网黑话被无数互联网人创造、强化,甚至奉为圭臬。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在大厂,大家开口用户感知、链路闭环,闭口底层逻辑、顶层思考,叮嘱同事“记一个 to do”,告诉下属“这个环节记得re一遍”;到了投资机构,话锋一转变成“我base上海,去DD了一个新孵化的项目,给了TS”;在外企,“你的这个topic就选得很suitable,对时事很有sense”……

鉴于互联网黑话这么流行,我们今天就和6位互联网人聊了聊他们身在圈内的感受。他们中,有人吐槽黑话又装又没有实际意义,有人在黑话中快速进阶为达人,也有人左右逢源,在两种话语体系里切换自如,更有人立志给团队洗脑,要以一己之力改造原本不互联网的团队。

本文就以他们的故事为抓手,以文字解释为底层逻辑,拉齐大家对大厂黑话的认知。友情提醒,尽管掌握黑话能迅速让你看起来像个“互联网人”,但想要在大厂混得好,最终还是要看个人的实际工作能力。

先录音再搜索学习恶补黑话,一年之后终于有那味儿了

胡磊 | 29岁 互联网公司培训岗

我一直在大厂的培训岗,可能是公司里说话最多的一个岗位了。我毕业3年,在阿里工作过一年,现在在字节跳动,我的说话方式,已经完全被互联网塑造了。

就像大家学英语一样,我一进大厂,第一感觉就是——我必须得尽快学会“大厂语”!否则就像置身国外一样,根本没法交流。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同事、领导和我说话,我都得偷偷录音,表面上“嗯嗯,好”地答应,回去之后得整理录音,百度搜索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因为每句话都有我听不懂的词。

那时刚进互联网公司,自己是个小虾米,根本不会有“他们好烦啊,怎么不说人话”这种感觉,就想着什么时候能赶紧听懂、学会大厂语,而且我还会觉得是自己太土了,感觉很自卑。

比如一个部门里人还不错的大哥和我说,“咱们部门新人第一年大概率都是325,那是为了激励你们。熬过这一年,争取第二年375”,听完这句话,我真是一脸懵圈,只想给这位大哥打个666。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阿里的绩效打分体系,325意思是3.25,意味着被判定为没有潜力,没有年终奖,有可能被劝退,375的意思是 “对团队有影响,和组织融为一体且被广泛好评,属于标杆” ,有年终奖。

除了像这样不把话说全,还有中英文夹杂的。带英文说话没问题啊,我本来就是英语专业,但互联网人说的那些英文单词,真实意思有可能在词典里都找不着!比如HR会说,“希望你能尽快landing,不至于太被动”。

那么问题来了,landing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一个英语专业的,也不敢问,显得自己的学历是假的一样。我搜了一下:landing,作名词时,意为楼梯;作动词时,意为降落,着陆。查完词典,那我姑且就认为,HR希望我尽快进入工作状态吧。

就这样,我一边录、一边记,从每天痛苦地想离职,不知不觉,1年之后就有内味儿了。

我现在在字节,但是说话习惯已经改不了了,给员工做培训时,用的还是在阿里时候每天耳濡目染的那些词句。阿里是家价值观驱动的公司,我脑子里从来不缺口号,领导也觉得我很专业。比如我激励员工的时候就会和他们说,“昨天的最好表现,就是今天的最低要求”,他们感到挫败的时候,我就会说,要有“山不过来,我便过去”的精神。

当然,浸淫其中多年,和圈外朋友说话我也这样。有一次和初中同学打电话,他在村里开小卖店,说镇上新开了一家超市,他的生意就不好了。我就习惯性地建议他:这个时候得先启动回流策略,然后打造自己的壁垒,最好能再借助大数据,捕捉用户需求,最好在细分赛道上找准自己的优势,占据用户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