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推手的“江湖生存” 有钱什么都敢炒作

有钱什么都敢“炒作”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处网络管理处副处长张俊认为,当前国内一些大的网络论坛,
摘要

  前不久的“浙江乐清钱云会事件”在社会影响颇大,被贴上“因捍卫百姓权利被谋杀”的舆论,一度在网络上疯传,即使在春节期间也是网民关注的焦点。

  令人深思的是,尽管当地公安机关再三调查,证明浙江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原村委会主任钱云会死于交通事故,但还是无法消除网络上的各种传言。新华网为此发文指出,“这一事件,比较典型地反映了网络推手制造谣言、推动谣言扩散,导致谣言在网上流传、扭曲、裂变的现实。”

  “网络推手的恶意炒作,已对社会和谐稳定形成了威胁。但公权力介入打击网络推手还须十分慎重,既不能越位,也不能缺位,更不能以损害网络舆论监督为前提。”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尹韵公研究员接受《�t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认为。

  “政府应加强对网络传播规律的研究,切实提高网络信息内容管理的能力。”尹韵公说,“网络社会管理是对现行社会管理体制的一个挑战,它需要参照现实社会的一些管理办法,但又需要超越这一体制。”

  随时隐身出动

  随着网络博客、论坛的蓬勃发展,特别是微博的异军突起,中国信息传播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通过网络,网民关注公共事务、加强政治参与,表达意见、维护权利的途径更为通畅。同时,不少社会事件因网民的积极介入而真相大白。

  但遗憾的是,网络的开放性和隐蔽性,一方面给正常利益诉求提供了顺畅渠道,也为一些网络推手传播谣言、误导舆论提供了土壤。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网络推手在国外并不多,而在中国却十分活跃,有其复杂的因素。“法律监管的缺失、经济利益的驱使、特殊的社会心理环境,都是网络推手存在的重要原因。”北京中盛律师事务所杜立元律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认为。

  “虚拟社会也是社会,网络推手的大量出现不是偶然现象。”杜立元说,“虽然我国已制定和颁布了多个治理网络违法犯罪的法律法规,但这些立法基本上仍局限于计算机信息安全,对网络信息操控的违法犯罪规制不多。”

  “追求高额经济利益,才是网络推手的原始驱动力。”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赵春燕博士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认为,“因为网络资源廉价,可利用其获取高额的商业回报,这让越来越多的人和企业想在这里淘金,就连专业的论坛,也逐渐将盈利模式转移到这方面。”

  “中国处在经济社会转型期,这个特殊的社会心理环境,也是网络推手活跃的原因。”赵春燕认为,“当下中国,社会变迁带来人心浮躁,跟风追逐新潮,人人都怕落后于别人,传播学的”螺旋效应“极易发生。”

  有钱什么都敢炒作

  “我们有1500多个博客,4万多个ID,保证每天都给您发帖。”2月10日下午,当本刊记者以客户名义致电北京一家网络公关公司时,工作人员热情地说。随后,他例举了他们公司的“成功案例”。

  当本刊记者问对内容有何要求时,这位工作人员的回答非常干脆:“没有。您只要提出内容和要求,交一部分预付款。方案由我们设计,其余的您也不用操心。最后按发的有效帖结款就可以。”

  本刊记者通过暗访发现,网络推手有着清晰的“食物链”:负责揽活、策划、派活、发工资的网络公关公司——组织管理人手、协调发帖的包工头——处在最底端的也就是由在校大学生、无业游民组成的庞大“水军”。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网络推手多以公关公司或传媒公司名义注册,而更多的是个人工作室行为,根本没有注册公司。其中,有些公关公司已颇具规模,不但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和一定数量的员工,而且分工明细,组织严密。

  “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几个大城市,网络公关公司不下两三百家。”北京一家网络公关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仅北京,活跃着的此类公司就有数十家。只要客户愿意出钱,什么都敢炒作。”

  “处于食物链最下端的”水军“,按包工头指令在网上大量发帖、顶帖,吸引网友眼球。”这名工作人员还透露,“有技术难度的工作,比如设计方案、撰写软文、拍摄视频,都由公关公司专人完成,然后交给包工头组织”水军“实施。”

  网络公关公司收到客户的“公关费”,在扣除文案费、效果检测费、策划费等费用后,大概剩下四分之一的费用留给“下家”——包工头。“水军”则按包工头指令,以发帖、顶帖数量计酬。

中国IDC资讯网,是IDC产业最具权威性新闻报道中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报道云计算、数据中心、大数据技术应用、云信息安全、IDC服务商,IDC机房,IDC行业分析、IDC主机托管等行情资讯。
Copyright © 2012-2021 IDC311.COM. IDC资讯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