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中昌80后董事长遭降职,挪5300万“挖矿”被批捕!A股公司内斗不止这些…

北京商报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北京商报

*ST中昌80后董事长遭降职,挪5300万“挖矿”被批捕!A股公司内斗不止这些…

  公司董事涉嫌挪用资金购买比特币矿机、擅自转移公司资金、私刻公章……案件最新进展来了。

  6月2日晚间,*ST中昌(维权)公告称,公司董事厉群南因涉嫌挪用资金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立案后,公司从公安司法机关获悉,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于2022年6月1日做出对厉群南批准逮捕的决定。

*ST中昌80后董事长遭降职,挪5300万“挖矿”被批捕!A股公司内斗不止这些…

  *ST中昌2021年年报显示,厉群南1982年出生,本科学历,曾任上海云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曾任*ST中昌董事长、总经理,现任公司董事。

  私刻公章挪用5300多万“挖矿”

  公开资料显示,厉群南案发前为*ST中昌董事长,2021年年薪为76.8万元,2021年变为董事之后,年薪仅32.83万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降薪,厉群南挪用公司资金购买矿机,并将收益归为己有的时间段,正好是其担任董事长期间。

  更奇葩的是,在其卸任董事长担任董事的时候,他仍然利用手上未交出的公章,继续用公司资金给自己买的矿机付托管费。

图片来源: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图片来源: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到底怎么回事?

  根据*ST中昌5月14日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公告,董事、子公司上海云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原负责人厉群南在任职期间,本该用于公司经营的资金被挪为他用,例如厉群南涉嫌挪用资金购买矿机及支付托管费、厉群南自行决策并支付资金进行对外投资、未执行审批流程擅自转移公司资金等。此外,厉群南涉嫌私刻公章,伪造或变造公司文件,以消除前期公司对其以非法侵占目的挪用公司资金的事项。

  2021年9月2日,公司子公司霍尔果斯云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吴某、陆某签订《投资协议》,以4000万元增资入股江苏盐中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其中包含云朗网络代孙某支付500万元,并为其代持股份,代持股份比例为2.50%;云朗网络实际投资额为3500万元,持股比例为17.50%,该投资系董事厉群南自行决策实施。

  公司检查银行对账单发现,2021年9月22日至12月31日,有19笔资金划转均未按照公司章程及财务管理要求有效执行审批程序,涉及金额为1195.83万人民币、299万美元、194万新加坡元,按2021年12月31日汇率折算人民币共计4017.44万元。

*ST中昌80后董事长遭降职,挪5300万“挖矿”被批捕!A股公司内斗不止这些…

  公司检查合同发现,2021年1-9月,公司为购买服务器事项而支付的2781.21万元款项,并未在公司账面或实质形成资产。同时核对该类资产采购合同发现,其采购内容为:神马矿机(型号:M31S-76T44W)、超算服务器(型号S10Pro),均为当下主流的比特币矿机,其用途仅为比特币挖矿,并不能应用于公司经营业务。且公司日常经营无需大规模购置服务器作为业务支撑,仅按需租赁上游行业服务器流量即可。此外,公司为托管费事项而支付的2524.34万元款项,均为托管上述矿机形成的费用,公司为押金事项而支付的49.17万元款项,也为上述矿机托管的押金,总额约为5354.72万元。

*ST中昌80后董事长遭降职,挪5300万“挖矿”被批捕!A股公司内斗不止这些…

  公司表示,与上述矿机相关的上海碧晟起诉上海今采案件中,上海碧晟的诉讼请求中提及上海今采“于2021年5月13日上午突然篡改313台矿机的收益账户地址”,而上海今采并未获取相关收益账户地址的收益。

  截至该公告披露日,公司并未盘点到厉群南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擅自购买的矿机相关资产;厉群南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擅自支付高额托管费,但公司亦未获取相关收益。

  公司报案后,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于2021年11月11日就厉群南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案出具立案告知书,并要求厉群南到公安机关现场接受询问配合调查且给予充分时间,但厉群南一直拒不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