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力西移下数据中心发展新格局

算力西移下数据中心发展新格局,算力
摘要

算力西移下数据中心发展新格局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到: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纵观人类历史上每次生产生活方式的极大进步,都与生产力的迭代和布局有着密切关系,都会编织出一张新的“基础设施网络”。

蒸汽时代布局了一张“铁路网”,电气时代构建了一张“电网”,而以信息和网络为主导数字经济时代正在编制一张“算力网”。

数据中心无疑是这张“算力网络”基础设施的强大底座。工信部今年出台了《新型数据中心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提出构建以新型数据中心为核心的智能算力生态体系。

在“东数西算”工程的加持下,数据中心作为算力网络的主体,将逐渐摆脱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的现状,朝着布局合理、技术先进、绿色低碳、算力规模与数字经济增长相适应的新型数据中心发展方向前进。

东数西算

供需格局失衡下的必然趋势

“算力网”的布局任重而道远。在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浪潮中,我国积极谋划自身算力网络的建设,然而,受制于经济、政治、自然条件等多种因素,算力网络的布局并非“雨露均沾”,数据、算力往往聚集于经济发达地区。

根据科智咨询的研究数据,目前,我国31个省(区、市)均有各类数据中心部署,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线城市及其周边地区,中西部地区分布较少。截至2021年底,北京及周边、上海及周边、广州深圳及周边地区IDC资源占比分别为23.3%、16.4%、13.7%。中西部地区IDC市场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IDC资源占全国总量不足三成。

在此背景下,逐渐出现了“东边挤破头,西边无人用”的境况。一些东部地区应用需求大,但能耗指标紧张、电力成本高,大规模发展数据中心难度和局限性大;部分西部地区可再生能源丰富,气候适宜,但存在网络带宽小、跨省数据传输费用高等瓶颈,无法有效承接东部需求。正是这种供需矛盾让“东数西算”显得更加必要和迫切。建立一张全国协同的 “算力网络”也成了决胜数字化时代的关键。

2021年5月24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印发《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算力枢纽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布局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启动实施“东数西算”工程,构建国家算力网络体系。

算力西移下数据中心发展新格局


根据《实施方案》,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以及贵州、内蒙古、甘肃、宁夏等地成为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的8大节点。这8个枢纽节点将作为我国算力网络的骨干连接点,重点发展数据中心集群,开展数据中心与网络、云计算、大数据之间的协同建设,同时作为国家“东数西算”工程的战略支点,推动算力资源有序向西转移,从而有效解决东西部算力供需失衡等相关问题。

近几年,多家企业对“东数西算”也进行了初步探索。 三大运营商、中国人民银行、华为、腾讯等在贵州、甘肃等西部地区布局了数据中心。在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运营及在建的数据中心达23个。

有专家指出,“东数西算”通过数据的有效流动,可以带动相关的物资流、资金流、人才流、技术流,实现资源在全国范围内合理化流动与布局,形成以数据为纽带的东西部协调发展的新格局。

枢纽节点带动全国一体化

数据中心发展新格局

1、集约化:

围绕一线城市,打造高性能数据中心

从数据中心产业发展总指数来看,北上广深的市场需求旺盛,处于领先水平,但一线城市用地、用水、用电成本高,同时能效和政策监管严格,集约化发展是必然要求。同时,河北、天津、江苏、浙江等一线城市周边地区的数据中心建设热度、网络质量、集约化发展条件都不输核心城市,逐渐成为良好数据中心建设地。因此,集约化逐渐成为东部数据中心建设的主要方向。

秦淮数据集团计划在京津冀“东数西算”核心枢纽区域深耕细作,深化绿地开发、综合能源服务、装备智造白盒化等核心能力落地,形成产业链纵深和自主可控,努力将张家口、大同打造成“东数西算”的标杆城市。

光环新网在廊坊三河市建立数据中心。新建数据中心建筑面积约172,500平米,预计容纳20,000个机柜。

原本处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数据中心逐渐转移到周边地区,形成集约化效应,逐渐满足一线城市外溢需求。

2、规模化:

转入中西部地区,建设数据中心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