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钢百亿重组英国IDC龙头“爬行”四年,投资人折价“撤退”

投资人退出、负责推进IDC资产注入业务高层聂蔚的离职,让沙钢股份久拖未决的巨额并购重组布局变得扑素迷离,历时近四年仍未落地。目前沙钢集团的负债高企,二级市场上也早已
摘要

投资人退出、负责推进IDC资产注入业务高层聂蔚的离职,让沙钢股份久拖未决的巨额并购重组布局变得扑素迷离,历时近四年仍未落地。目前沙钢集团的负债高企,二级市场上也早已风云变幻。一边是缓慢的重组,一边是下滑的业绩,就如今来看“钢铁+大数据”双轮驱动可能更多是一种公司宣传口号。而高层换血,老将蒋建平的重新掌舵,似乎也在宣告公司将重回钢铁主业的正轨。

沙钢股份重组全球顶级IDC运营公司英国GS,在时隔多年无果之后,疑似迎来了一个“小变数”。

10月9日,沙钢股份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修订稿)后的进展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沙钢集团以8亿受让了上海道壁持有的标的公司苏州卿峰3.68%股权。

苏州卿峰由沙钢集团于2016年牵头数家企业共同成立,为持有世界顶级数据中心运营商英国GS公司的SPV实体。根据沙钢集团的“计划”,收购英国GS或采用两步走的方式,即沙钢集团先取得收购标的控制权,再向上市公司沙钢股份注入。

沙钢股份是国内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2017年,公司计划转型数据中心运维,并发布收购苏州卿峰的全部股权、德利迅达全部股权或控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交易价格高达229.08亿元。2019年,上述方案调整为仅收购苏州卿峰100%股权,放弃对德利迅达88%股权收购,而交易价格不降反升,达到237.8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此次沙钢集团受让对价来看,其对应估值约为217亿元,其较2019年度交易对价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截至目前,沙钢集团合计持有苏州卿峰34.15%股权,其已然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与相对控股股东。即便如此,沙钢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近四年仍悬而未决,投资人的不断退出让沙钢集团数百亿的海外并购迷雾重重。

就在重组进展公告前不久的9月21日,聂蔚辞去了沙钢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任职仅半年,此前聂蔚还是苏州卿峰的董事长,现在这个关键角色的匆匆离职,让这项久拖未决的巨额并购重组布局变得扑素迷离。

管理层人事换血

9月21日,沙钢股份发布公告披露,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聂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两日后,张兆斌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但仍将继续担任公司控股子公司淮钢特钢的总会计师职务,紧接着一天后,就公布了新上任的三位高管,如此密集且重大的人事换防在上市企业中并不多见。

取代聂蔚的是长期在钢材生产一线的老将蒋建平。资料显示,蒋建平是沙钢股份一员老将,在沙钢集团(沙钢股份控股股东)担任管理工作多年,经历多个管理岗位,对钢铁业务非常熟悉。而聂蔚的主要工作经历都是在金融投资方面,没有任何生产经营方面的管理经验,从履历看让其掌管一家年收入150亿元的钢铁上市公司并不是合适人选,彼时出任总经理或许是因为沙钢股份正在推进IDC资产注入项目。

沙钢股份的IDC重组已经历时4年时间,却仍未完成,这背后除了资产多,审计量大之外或和沙钢股份跌宕的股价由很大关系。沙钢股份公布转型IDC后,传统行业收购IDC故事包裹预期下,公司股价一度涨至24元/股,而今年年初,沙钢股份股价一度跌破5元/股,而当时重组预案的发行价是12.16元/股。公司重组延迟已久,而今年数据中心开始转热,除了沙钢股份,首钢、马钢股份等钢铁公司近期都集中发布了参与IDC业务的公告。对于沙钢来说,可谓是起早赶了个晚集。虽然沙钢股份已经完成了对英国IDC 巨头Global Switch(下称GS)的收购,但这场逾500亿海外并购并未完结,有业内人士称,沙钢“钢铁+大数据”双轮驱动可能更多是一种公司宣传口号,其很难介入GS的日常运营管理,整合起来困难更大。

然而一边是停滞的重组,一边是下滑的业绩。根据2020年半年报,沙钢股份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64.77亿元,同比增加3.89%;归母净利润为2.52亿元,同比减少11.45%。不仅业绩不佳,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也缩水严重,比上年同期减少了88%。对此,公司的解释为:销售价格下降,辅料采购价格上升。

也就是说公司的产品竞争力出现了滑坡,在成本增加的情况下被迫采用降价的方式销售。

而今换下推进IDC项目的聂蔚,换上钢铁生产一线的蒋建平的意味不言而喻。

IDC重组推进缓慢

沙钢股份的控股股东为沙钢集团,公开信息显示,沙钢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背后实际控制人是沈文荣,这个人被称之为“钢铁沙皇”。钢铁早已不是一门好生意。国内钢铁产能自1996年以来就已经过剩,1999年底国产普通钢材吨钢利润已降至平均20余元,销售利润率降至1%。而年报显示,2019年沙钢股份在钢铁行业的毛利率仅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