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28家公司 暴富后的苦日子

创业板28家公司 暴富后的苦日子,而是刚刚开始的苦日子管理难题、扩张隐患、文化平移、商业创新、财富心态他们的
摘要

  身价一夜之间飙升至数亿元的创业板新贵们根本来不及庆祝立思辰(300010)的高管们甚至在听到过会的消息后仅仅高兴了一秒钟28家公司的管理团队,有的跑去上课,有的开始沉思,有的变得茫然让他们担忧的不是个人身家的暴涨暴跌,而是刚刚开始的苦日子管理难题、扩张隐患、文化平移、商业创新、财富心态他们的公司已经驶入不能折返的高速路,要力保不低于最低限速从“家企业”到“公众公司” 创业者易,企业家苦这些刚刚因资本的力量而成为“明星”的新一代企业家们,还没来得及完全准备好,就被推到了镁光灯之下。上市带来了个人财富和公司资金的急遽增加,同时也带来不得不面对的麻烦事。从成功的“创业家”走到真正的“企业家”,这条路还很漫长。

  “只是睡了个午觉,身价就缩水了一个亿。”刚刚登陆创业板的某公司老总笑着对记者说:“富豪没当好,倒是天天受折磨。”

  自从创业板开市交易以来,28家首批上市的公司股价就始终在剧烈波动,在首日的疯狂暴涨之后开始持续大跌,20多万散户被套其中,套牢资金更高达300多亿元。截至11月11日收盘,大部分个股均徘徊在盈亏临界线的边缘,17只股票跌破上市首日开盘价。即使是知名度最高的“明星”公司——华谊兄弟(300027)传媒股份有限公司(300027.SZ,华谊兄弟),在上市后也竟然连续拉出8连阴,从最高91.8元下跌至最低53.38元,董事长王忠军减少了5.96亿元的账面财富。

  当人们开始质疑创业板的投资价值时,大部分人忽略了这些新晋公众公司的基本面。《数字商业时代》对226位投资者的调查统计表明,完全不了解创业板公司情况的比例高达20%,非常了解的还不到7%。

  在创业板的剧烈波动中,公司老板们也倍受煎熬。折磨他们的并不是一时之间的身价缩水,而是公司所面临的巨大考验。在与全部28家公司的接触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些考验主要集中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产能瓶颈的突破以及企业文化和商业模式的复制上。

  与被“利好”、“消息”频频影响的A股市场不同,创业板公司未来的股价变化,从根本上取决于这些仍显稚嫩的公司领导人所进行的变革及其成效。在本刊的前述调查中,绝大部分投资者已经开始关注这些老板:65.2%的受调查者表示担心大股东(家族)和VC套现退出,19.1%的人表示关注公司高管团队是否稳定。

  突然“暴富”的创业者在瞬间背上了包袱,自由式发展突然有了“最低限速”,为了公司持续发展所做的创新和变革,将决定这些公司今后的成长空间和投资价值。

  他们必须迅速从成功的“创业者”变成真正的“企业家”。

  上市了 管理难做了 钱多了 风险增加了

  舒先生已经很累了,他想闭上眼休息一会儿,但是隔几分钟就响起的电话铃声让他无法如愿。舒先生现在是上海佳豪(300008)船舶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300008.SZ,上海佳豪)的证券事务代表,公司在创业板上市后,他淹没在了全国各地记者的来电中。

  一个多月以前,舒先生还是这家公司的技术部经理助理,然而,创业板却把他推到了证券事务代表的位置上。从事船舶设计的他早就习惯了加班,但是这段时间的加班,让他感觉到已经疲劳到了极点。“毫不夸张地说,我这一个多月没有一天睡好过,做梦都在学习证券事务的相关知识。”

  舒先生很希望能歇几天,但这只能是个奢望。类似的事情,几乎发生在所有刚刚登上创业板的企业管理人员身上,他们正努力适应着这扑面而来的一切。

  “创业板对这些正处于成长期的企业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和支持,当然,在带来融资渠道和品牌快速增长的同时,也会带来管理、文化、人才等各方面挑战。”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晏小平认为,这些创业家们必须走过这个阶段,才能成为真正的“企业家”。

  上海网宿科技(300017)股份有限公司(300017.SZ,网宿科技)以从事CDN和IDC服务为主,尽管是首批登陆创业板的公司之一,但处于行业第二。身处这个市场规模不大且竞争充分的行业,董事长刘成彦和CEO彭清在上市后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早日当上“老大”。

  要想顺利当上“老大”,人才结构进行战略性调整是必不可少的。刘成彦需要找一个相对平和的方式:“老团队的人可以继续在公司干,不一定要下去,可以有很多方法调整。”他希望“杯酒释兵权”后,能在财务、HR这些关键部门“空降”一些高级人才,提升公司的管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