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摘要

富士康,以iPhone制造商而被大众认识。更了解的人知道,它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生产企业,有130万员工,160条SMT产业线,17万台CNC加工设备,并已有6万台工业机器人工作在各个环节。

这样大规模的一个工厂,一直以来主要依赖Wi-Fi实现企业内无线连接。

但现在,它打算自建5G网,而且采用自家的5G基站

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我们先在试点环境中逐步搭建自研5G小基站,进行验证与能力扩展。明年,我们计划在全国38个厂区选择性进行5G试点试验,并进行经验推广,让5G+工业互联网真正赋能制造业。”

近日围绕企业能否自建5G网引起业界热议,紫金山科技私下采访了不少业内人士,纷纷被建议“去问问那些大企业”后,辗转联系到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5G专家,比预想的时间快得多,记者就收到了他对6个采访问题坦诚且直接的回答。

企业自建5G网络,那把运营商摆在什么位置?是管道角色?是渠道合作?

这与运营商频频提到的5G+行业中“以运营商帮助企业构建5G网络为主实现各类上层应用”的定位似乎不太一致。

而有自建打算的,可不止富士康一家。

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01

他们为何纷纷自建5G网络

从不稳定、不安全的Wi-Fi到高带宽、高性能、低时延的5G,企业纷纷像突然觉醒一样,要彻底改变原有网络的能力。

而且动作有点猛,以至于近一年来网络上关于企业自建5G的消息层出不穷。

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不止一个被访者在说起企业自建5G网时,都建议笔者去看看德国尤其是德国汽车企业的情况。

2018年,德国汽车大厂宝马、福斯(Volkswagen)和戴姆勒(Daimler)就已纷纷表示出对在自家工厂产线部署、运作5G私网的强烈兴趣。宝马向德国联邦网络局提出了自建5G私网的意愿,奥迪也计划使用5G在其生产基地建立自己的专用无线网络。

此外,大众、奔驰、西门子、博世等厂商已经开始了5G私网的测试和部署。

基于自己的5G私网,大型汽车工厂中的自动驾驶堆高机将作为工厂智能化机器人进行各种作业,当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完成时,汽车即可启动自驾模式,自行从产在线移动至仓储端。

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此前,利用Wi-Fi、4G、以太网等部署企业内部网络的大型企业不得不采取各种措施来规避不安全、不稳定、功能低等多种问题,而5G关键就在于能为行业用户带来其所需要的各类通信连接方案。在自建私网、租用核心网自建接入网以及利用5G网络切片等不同方式中,自建5G私网是成本最高但也是最可靠的方案。

自建5G网络,频谱问题是第一道门槛。

腾讯的技术专家接受紫金山科技采访时着重提到,建设高质量的5G网络首先要能够获得授权频谱的支持,在这方面大公司有优势。毕竟,无线专网是toB网络,定制化要求高,但在国内,从频率政策到设备似乎还都没有特别考虑过基于蜂窝授权频谱构建无线专网。

5G私网:谁的猎场,谁的困局

之所以德国企业非常积极自建5G,也源于包括德国在内,部分欧美国家在频谱政策上较以往更为创新和开放,给5G私网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

2019年初,德国联邦网络局发布了供本地使用的5G频率框架条款,决定将3700-3800 MHz频段内的频谱预留给工业自动化、农业和林业等应用,并将根据申请进行分配,无需进行拍卖。

有授权频段,没能力自研5G设备怎么办?奥迪的办法是通过与爱立信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获得5G设备,并依靠德国电信监管机构Bundesnetzagentur销售的频谱来打造各种能力。

但对富士康来说,自研5G设备、推出自己的5G工业互联网小基站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富士康表示,5G专网需与运营商合作共建。

“富士康本身就是全球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从3年前就已投入5G设备和软件的研发,目前已经研发出5G工业互联网小基站,包括核心网和管理软件去支持SA组网,所以暂时不会和其它设备商合作专网的建设,但在5G公网的建设上,我们是很欢迎与友商进行技术交流和共建的。”前述富士康工业互联5G专家说。

体量庞大、且在5G研发上有长期布局的富士康成为自建5G网络的一个典型。

那么在国内尚无为专网分配5G频率资源的状况下,富士康是怎么解决频率问题的呢?